小说阅读

綻放的嬌妻1

发布日期: 2018-07-01 小说分类

    綻放的嬌妻1


    綻放的嬌妻1,25. 相信自已。不要妄加评判自已,也不29. 在你发怒的时候,要紧闭你的嘴,免得增加你的怒气。 —— 苏格拉底会把自已交给别人评判,更不会贬低自已。

    綻放的嬌妻1

    在本文開始之前,首先,請不要懷疑我們夫妻的恩愛,在外人眼裡,我們一

    直是一對一場恩愛的中年模範夫妻,因為是一個單位的公務員,我們幾乎整天在

    一起,經常因為上班途中手牽手的走在路上,而讓同事們取笑,可我們依然我行

    我素。老婆個子不高,只1米56左右,模樣清秀,身材也不能算是魔鬼,勝在

    比例勻稱,但走在街上,豐腴筆直的腿和飽滿的臀往往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我

    時常笑她說,看她屁股最容易讓人產生犯罪感。

      老婆是我得初戀,之前雖然也追過別的女孩子,但真正談戀愛的還就是老婆,

    而在跟我好之前,老婆正跟閨中好友陷入一場昏天黑地的三角戀中,在經歷了很

    多事後,老婆最終跟我走在了一起。跟老婆的第一次很意外,似乎兩個人都沒有

    做好準備,幾乎是初吻和第一次做愛在同一個夜晚進行了,房間的隔壁就是她父

    母的房間。同她第一次做,說實在的,我既沒有感覺到第一次進入時有什麼阻隔,

    也好像沒發現她有什麼不適或喊輕點或叫痛(要知道第一次因為沒經驗,找不到

    快感的地方,我竟然一次做了一個多小時),這讓我一直懷疑老婆不是處女,可

    直到結婚後老婆也不承認這一點(關於這一點有經驗的朋友能不能給介紹下)。

    倒不是因為我是處女控,我對這個不是太在乎,只想直到事實而已。話題有些扯

    遠了。

      大概是07年,我開始第一次接觸到夫妻論壇,一下子就被夫妻交換的刺激

    給吸引住了,畢竟結婚了幾年,加上戀愛近8年,彼此都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內心也開始有些騷動,可我又不願意背著她去尋找刺激,於是也想把她拖進來。

    對於思想前衛但行為卻一直很傳統的老婆來說,這種事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在我想了很多辦法,甚至每次愛愛時都會引誘她,被我纏的煩了,她答應讓我拍

    照。從08年開始,我就給她拍了很多性感照片發到網上,不過她只認其中兩個

    網站,也吸引了很多的狼友跟帖,還別說,照片上得老婆因為身材比例的緣故,

    顯得十分火辣,老婆開始也對別人的回帖很感興趣,但漸漸的發現,回帖不外呼

    「寶貝,出來玩啊」、「我得JJ絕對能滿足你」之類很直白很庸俗的話語,她

    便漸漸失去了興趣。而臥在這一過程中竟然發現自己對交換漸漸不是太感興趣,

    反而對3P興趣越來越大,想看著老婆在別人身下喘息嬌吟的想法竟然越來越強

    烈。慢慢的我開始改變方向,愛愛時不斷給老婆灌輸「再找一個猛男來干她」、

    「嘗試新的大鳥」之類的,每次老婆都會興奮的很快,幾乎水馬上就會出來,她

    也向我或明或暗的說單男不一定要帥氣,但一定要陽光、乾淨,能讓她有感覺。

    2009年,在經過近半年的網上交流後,一個在上海的四川網友進入了我們的

    視線,老婆對他感覺不錯。於是我提出全家去上海看世博,老婆也欣然同意了。

    雖然兩個人都沒挑明,但看得出老婆也有幾分期待,在火車上跟對方短信交流時,

    老婆那欲語還休,想知道內容又不太好意思的摸樣讓我十分好笑,這種感覺真好。

    然而意外的時,當我們到達時,對方沒有出現,說因為女友管得嚴的問題,他不

    能出來了。老婆沒說什麼,但失望的眼神還是出賣了她。從那以後,她對此就不

    怎麼主動了,看得出只是純粹照顧我得感覺。在網上也交流了一些單男,可惜大

    部分屬於那種只想著她的身體的猴急男,這讓她更加失望。雖然她也表露除想跟

    陌生人喝酒醉一場的想法,但對交友已不是那麼熱衷了,甚至在廣州時我想找一

    個我們都認識的朋友出來吃飯,她竟會急得大喊:「你還要不要家庭和諧了?!」

    這讓我幾乎放棄了尋找單男的想法,連拍照也沒什麼興趣了。

      這樣過了大半年,雖然跟她的恩愛依舊,但老婆也看出我總是不怎麼暢快。

    期間,我又認識了幾個單男,只不過交流的都很少,反正覺得沒什麼機會。就在

    我幾乎徹底放棄的時候,某一天,一個長沙的網友在QQ裡給我留言,說週末跟

    幾個同學過來玩幾天,並表示沒其他的意思,就是想跟大哥大嫂吃個飯而已。這

    個網友我記得,在長沙讀研究生,蠻帥氣的一個小夥子,聊得次數不多,但每次

    都很有禮貌,並不像其他人那樣一聊就聊性,而且奔著老婆的照片來,曾經給他

    發過幾張照片,他也不會追著再要,這讓我對他印象不錯。我將他要來的事跟老

    婆說了,並告訴她就是作為普通朋友吃個飯,她不願意去也沒關係,當然她能去

    更好。老婆猶豫了很久,還是答應陪我一起去,但一再申明只是吃飯,絕對沒有

    其他的。我滿口答應下來,實際上,我對其他的也沒抱太大的希望。

      好不容易等到了週五,下午接到他的電話(他名字裡有個耀字,姑且就叫他

    耀吧),說他已到了火車站。因為家離火車站也就幾分鐘路程,跟老婆不是太著

    急的走了過去。火車站雖然人多,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耀,跟照片差不多,甚

    至還要帥些。向他走過去,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我們,因為之前我已告訴他可

    能就我一個人來。當我們真真實實的站在耀面前時,他竟有些害羞的手足無措了,

    這讓老婆笑了,很大方的跟他握了手。

      「怎麼沒見你其他的同學?」我問他。

      他說為了見我,讓其他幾個同學先去旅遊區了,他單獨留下來。

      在去吃飯的路上,耀偷偷告訴我,他沒想到嫂子會來,有些緊張。我告訴他,

    別想太多了,嫂子今天來只是陪他吃個飯。他理解的點點頭。

      怕他吃不慣當地的口味,我特地安排了一家西餐廳吃飯,在耀上洗手間的時

    候,老婆問我跟耀談什麼,我說耀沒想到她會來,有些緊張。老婆臉紅了一下:

    「他想什麼呢,就是吃個飯而已,你別讓他想太多了。不過這小傢夥挺有意思,

    蠻老實。」因為這句話,我知道老婆對他印象不錯,不過也就是不錯而已,應該

    不會代表其他的。

      我也沒想其他的,免得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一切順其自然吧。

      吃飯的過程有些拘束,畢竟大家都是第一次見面,而且是因為某些不足為外

    人道德原因見面,所以談話間都有些小心翼翼,盡量避免觸及一些敏感話題,以

    免彼此尷尬。期間,耀都不敢睜眼看老婆,只是偷偷的觀察她,一旦老婆看向他,

    他立馬眼神就會轉過其他地方。這反而讓本有些繃緊的老婆放鬆下來,竟然主動

    提議為了給他接風,喝點酒。我意外的看看老婆,趕緊答應下來。

      老婆的酒量一直比我好,看得出,耀的酒量也不算差,於是,開的那支紅酒

    基本上就是他們兩個在喝,很快一支紅酒就喝完了,老婆跟耀的話也開始多起來,

    老婆甚至取笑耀說要在古時候,她都可以做耀的媽了,確實,她比耀大了快15

    歲。誰知道耀立馬接一句:他就喜歡比他大的,就算媽又怎麼樣。老婆沒料到耀

    會這麼大膽的回,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本因酒精的原意,有幾分紅的臉更

    紅了。

      我趕緊圓場說,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天業黑了,這時候趕去風景區還早,干

    脆去唱歌。耀立即同意,看得出他可捨不得走。老婆也沒有異議,於是,3個人

    開始了下一個行程。

      雖然沒打算什麼,不過在選KTV的時候我特意選了大富豪,因為那裡的格

    局,嘿嘿,有些七拐八拐,不熟悉的人第一次去估計連路都找不到,而在那裡我

    又特意選了一個最角落裡一般沒什麼人會走到那裡的包廂。

      走進去時,耀感歎說感覺進了迷宮。老婆卻似乎發現了什麼,狠狠的白了我

    一眼。我訕訕的笑了笑,也沒解釋什麼。包廂不是很大,不過3個人進去還是顯

    得很寬敞。在點東西時,我私下特意交代服務員,沒什麼事不用進來,需要什麼

    我會在電腦裡點。

      為了營造氣氛,我又點了一支紅酒。耀的聲音不錯,第一隻歌唱下來,老婆

    讚揚說簡直就是張宇的翻版,不過我跟老婆的歌聲也得到了耀的稱讚。我說別互

    拍馬屁了,該喝酒的喝酒,該唱歌的唱歌。進了歌廳,燈光不再那麼刺眼,黑暗

    或許會掩蓋很多東西,同時,酒精的刺激會讓人更加大膽,因為彼此碰杯的原因,

    耀跟老婆已經坐的很近了。我看得出,耀幾次都想做什麼,可尚存的理智還是控

    制了他,畢竟老婆並沒有表示什麼。

      輪到我點的伍佰「隨風而去」時,幾次看見耀手已伸起來,似乎想去摟老婆,

    可剛舉過頭頂,又跟觸電似地縮回來,裝著舉手枕著頭。

      這個膽小鬼。我暗罵他。乘著音樂過門,我過去敬了耀一杯酒,乘著酒興,

    我做出了一件讓自己都有些感覺匪夷所思的事,我抓住耀的一隻手,舉過老婆的

    頭,放在了老婆的腰上。老婆驚的差點蹦起來,被我飛快的按住了她的肩,假裝

    有幾分醉的對耀說:「在家裡,你嫂子就是我的領導。今天,耀,我的兄弟來了,

    你要替我把握的領導伺候好咯!」

      老婆狠狠的打了我手一巴掌,有些害羞的對耀說:「你別聽他胡說八道,他

    喝醉了。」

      我嘿嘿的笑著,乘著過門的結束,接著唱歌,以掩蓋自己的緊張,讓我異常

    驚喜的是,老婆雖然嘴上抗拒了我,但行動上,她並沒有甩脫耀的手,就那麼略

    顯僵硬的讓耀摟著。難道今天有門?我得心猛的劇烈跳動起來,趕緊乘著音樂結

    尾,胡亂點了5、6首歌:「下面是本人的演唱專場,不可以反對、不可以抗拒、

    不可以插歌、不可以尿遁、不可以以尿急或其他理由離場,否則,我跟你急!」

      老婆咯咯的笑著說:「這傢夥,今天喝多了,盡胡說八道。」

      耀笑著大聲吆喝著貌似給我撐場,另一隻手卻伸過去握住了老婆的手,老婆

    虛掙了一下,沒掙脫,也就算了,頭害羞的微轉過一邊,不敢看耀,但手就那樣

    讓他握住,腰那樣讓他摟著。後來從老婆口裡我得知,那時候,耀的手開始有些

    不規矩,不過還是沒怎麼過分,只是隔著衣在她腰間摩挲著,見她沒怎麼抗拒,

    才偶爾鑽進衣服裡,碰碰她的皮膚,又做賊似地退出來。

      在唱第二首歌時,我發現,老婆實際上已被耀摟的半依偎在他懷裡,在連唱

    了四首歌後,他們似乎姿勢竟然都沒變。真要暈人了。

      「別老坐著啊,耀,快起來快起來,跟領導給我伴舞!」

      包廂除了沙發和茶幾,其實前面已沒剩什麼地方了,所以舞要跳也根本跳不

    開,當然這正是我要的效果。

      看著耀摟著老婆在場中緩緩的移動著,我以為會看到什麼,誰知道,這麼小

    的場地、這麼暗的燈光下,耀竟是標準的舞姿,跟老婆身體隔了有一尺遠,真氣

    死我急死我了。

      「走開走開,一看就是沒怎麼跳舞的。」我走過去將耀拉開,猛的將老婆摟

    近懷裡,緊緊的貼住,然後壞壞的對耀說:「這才是跳舞嘛。你唱我來跳。」

      「你今天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老婆有些咬牙切齒的在我懷裡威脅我說。

      「好不容易出來玩一下,又沒有負擔,多好,該幹嘛就幹嘛。」我壞笑著說,

    下體緊緊挨著老婆的腹部:「老婆,我都有點硬了哎。」

      「你變態啊,當著別人的面這麼興奮。」老婆自然感覺到了我下體的堅硬,

    有些戲耍的將雙腿間夾上去:「那我把它藏起來,免得別人看見你出醜。」

      「好啊,你說我變態,我就變態給你看。」我笑著說,手從老婆腰間滑下去,

    手指一下子滑進了老婆的低腰牛仔褲的褲腰裡。

      「哎呀,作死啊,幹什麼!」老婆又羞又急的反手想把握的手拉出來。

      「有什麼呀,我摸我老婆,誰也說不得什麼。」我變享受著她臀股得溫潤,

    邊跟老婆較勁著。

      「耀看著呢。」老婆堅持著。

      「就讓他看,饞死他。」我邊說邊向老婆身後遠遠站著得耀使著眼色。

      耀沒明白,從眼神疑惑的問我。我頭向老婆一偏,癟癟嘴,邊隨著音樂摟著

    老婆向耀走去。

      「上啊!」我用口型無聲的向耀喊著。

      耀終於明白過來。

      老婆還在跟我拉扯,絲毫沒發現什麼時候,歌聲已經停了,只剩下伴奏音樂

    在響著。還在用力時,忽然一雙手從背後伸出來摟住她的小腹,緊接著一個健壯

    的身體從後面貼了上來。

      「啊!」老婆嚇的一聲尖叫,用力掙扎著,想脫出來,但耀似乎開竅了,怎

    麼也不放,加上我的堅持,她怎麼掙得過兩個大男人。

      「老公,別玩了,我害怕。」老婆哀求我到。

      我心一軟,但想到這麼幾年的堅持,我硬下心來:「放鬆,老婆,我只想讓

    你享受。你從沒使過夾心餅乾跳法吧。」

      「什麼?」老婆還沒明白過來,我已從鬆開老婆,從背後伸過去抓住耀狠狠

    往我這方向一拉。

      「啊!」老婆又是一聲驚叫,驚詫的看著我。被我這麼一拉,我跟耀已將她

    緊緊的夾在中間,前面,我已堅硬的陽具隔著褲子仍被老婆在夾壓在雙腿間,後

    面,耀已完完全全貼在了她的後背,一根堅挺的東西擱擠在她的臀上,雖然隔著

    牛仔褲,老婆依然能夠感覺到它的火熱。

      「不要……」老婆有些無力的。

      「不要什麼?不要多想,只要好好享受就好。」我在她耳根輕聲喃語著,順

    勢在老婆耳根一舔。老婆整個顫抖了一下。

      我笑了。

      摟著她的手鬆開,一隻手從背後伸進她的T恤,在她背上象撓癢癢似地大面

    積輕撫,老婆最喜歡這個動作,每次都能讓她徹底的放鬆。果然,很快老婆僵硬

    的身體開始放鬆。此時,音樂聲中,我們三人還在無意識的擁在一起。感覺到老

    婆已不再怎麼抗拒,我在她後背撫摸的手指集中到她後背中間,熟練的挑了幾挑,

    她胸罩的後扣已脫離開來。老婆只輕呼了一聲,卻不再怎麼掙扎。後來老婆告訴

    我說,恰好那時,耀因為下體靠在老婆臀上難受,用手挪了挪,正好頂在了她雙

    腿間,雖然隔著褲子也嚇得她夠嗆,根本沒注意到的胸罩已被自己的老公給解開

    了,更發現時,已什麼都晚了。而從我的角度,我只知道老婆沒怎麼掙扎,我右

    手摟住老婆的腰,左手從前面開始進攻,在老婆還沒完全反應過來之前,從她T

    恤下擺前面伸進去,往上一捋,老婆的胸罩已離開了她雖不能算波霸、但渾圓恰

    好盈盈一握的乳房。

      「老公,我們不能………」乳房在我的手中揉捏著變換著形狀,老婆猶自想

    脫離。

      「是不能,還是不想?」我輕咬住她的耳垂,輕聲問。

      老婆沒有回答,也不再怎麼掙扎。只是閉上了雙眼,一滴淚水從她眼角滑落。

      「老婆,我愛你,我只想讓你得到別人不能得到的享受,你只要放開自己,

    享受這一切吧。」我心痛的用舌接住她的淚水,手從她衣服裡抽出來,撫摸著她

    的臉頰,親吻著她。

      而此時,耀已發現老婆上身已真空,早已急忙忙的雙手鑽進老婆T恤的前擺,

    握住她的雙乳,揉搓著,不時用手指上下挑逗著她已堅挺的乳頭。

      「嗯」老婆全身用力的往後縮了縮,壓抑著哼了一聲。

      我吻著她的臉,試著去吻她的唇,老婆卻讓開了,不知什麼原因,老婆一直

    比較抗拒接吻,從戀愛到結婚我們接吻的次數都數得出來。我沒有堅持,而是繼

    續吻著她的頭髮,她的耳垂,她的臉頰,餘光裡看見老婆的T恤下面,一雙手在

    不斷在她雙乳間變換著位置,彷彿無論如何也捨不得離開。老婆的呼吸越來越沈

    重,似乎已漸漸沈入這禁忌的遊戲當中。乘著兩人動作的空擋,我將手伸進老婆

    的牛仔褲,雖然隔著那條絲褲還沒觸及最後的防線,也能感覺到那隱秘處外延的

    泥濘。

      「老婆,你臉外面都濕透了。」我輕聲在老婆耳邊說。

      「哈」聽了我這句話,老婆似乎徹底放鬆似地重重哈了一口氣,身體不自覺

    的往後貼著,似乎想跟身後的耀貼的更緊。

      感覺到了老婆的動情,耀也開始放開了,雙手握著老婆的雙乳更賣力的揉撫,

    下體越來越用力的頂著老婆。

      「姐姐,我想要你。」耀對老婆說,不知什麼原因,耀不是叫老婆嫂子,而

    是叫的姐姐。

      這句話宛如催情的藥,讓老婆放棄了最後的矜持,她雙手猛的抓住胸前握著

    自己雙乳的耀的手,幫助他一起揉捏著自己的乳房頭轉過來,同時竟然頭主動的

    轉回過去,一下吻住了耀。

      我腦袋嗡的一聲,懵了。一直抗拒和我親吻的老婆竟然就這麼當著握的面跟

    別人親吻了,那一刻心好酸,卻就感覺更多的是刺激的興奮。老婆略顯笨拙的返

    身吻著耀的唇,輕觸幾次後,她更張開了嘴,將柔舌主動伸進了耀的嘴裡,耀興

    奮的含住,吸著,不時發出「嘖嘖」的允吸聲。

      我感覺自己的下體快要爆了,有些受不了這樣的刺激。

      「我去上廁所。」我有些狼狽的逃離現場,當然也想讓他們更自然的放開些,

    進廁所之前我順手反鎖了包廂的門。




网站地图